七百零一、团聚 第(1/2)分页

护眼
关灯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檀邀雨又不傻,早就拿着水杯躲得老远,还不忘嘴道:“您还是好生歇着吧!连床都下不来的人,要教训也等您拿得动藤条再说!”

姜乾显然不同意邀雨的做法,“吐谷浑的王子本就病得蹊跷。我若没虚耗过度,以我和你二师叔的功力,肯定能保你周全。可如今若只有你二师叔陪你前往,取药怕是还有些难度。”

“船到桥头自然直。”

秦忠志讪讪,“还不是牝鸡司晨,祸国乱世那几句话。臣本想直接压下来,免得惹您烦心。可想到乾行者说的天劫,怕是与此有关,故而不敢耽搁,特来告知诸位。”

秦忠志只看檀邀雨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赶忙安慰道:“女郎,吐谷浑是小,北魏是大。如今且不管这谣言从何而来,又有多少人信了。若是此时同吐谷浑闹翻了,北魏再趁虚而入,怕是真的会助长这谣言的扩散,到那时便不好收场了。”

檀邀雨闻言满脸愧色,赶紧将水倒好了,小口小口地喂给姜乾,可嘴里依旧忍不住嘟囔道:“我这不是着急嘛。崔世叔也去了十日了,前面却一点儿消息都没传回来。您说我有天劫降至,可您瞧瞧这外面,连朵乌云都没有,哪儿也没落渡劫的天雷啊……怎么就不能让我带兵去接人?”

秦忠志点头,“这是自然。不过吐谷浑的那位使者最近吵得厉害。女郎此前答应了会去为他家王子采药,如今事情耽搁下来,他便不依不饶。那谣言他十有八九也参与了。”

姜乾见她魂不守舍,倒个水都能洒自己一身,就长吁短叹道:“唉——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后认的终归是抵不上亲生的,你师父我半条命都要搭进去了,连你一口水都喝不上啊——”

檀邀雨此时恨得牙痒痒,本来就看吐谷浑不爽,此时又送上门来让她出气,安有不成全此人的道理?!

自从崔勇带兵离开仇池,檀邀雨就变成了一只行走在热锅上,还绑了一身炮竹的蚂蚁。整天转悠个不停,还一点就着。

屈服于二师叔的武力,檀邀雨只好乖乖地在房里伺候师父。

姜乾揉揉满头的乱发,沉吟道:“即便这谣言成不了气候,也要防止再因它引起什么祸端。雨儿改了天道,免不了要有反噬。只是她此前的功德颇深,这反噬究竟如何应验,便是我也难测一二。万事还是小心为妙。”

苍梧尊者没办法,只好把她扔进姜乾的病房,又让姜坤在门口守着。

檀邀雨皱了皱眉,知道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忍常人所不能忍,她想了想道:“你暂且安抚住吐谷浑的使节,再安排好行装,一旦确认了父兄平安,我便动身前往吐谷浑。祸国不祸国的他们虽拿不出证据,但至少我这仙姬不能先失信于人。”

“他们说地动和雷云是因为我有违法理?!我连称帝都没想过,违了哪国哪朝的法礼?!”

檀邀雨瘪嘴,“那倒真没有。您也就这点儿看家的本事了。”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怼,倒是让檀邀雨的心情出奇地放松了不少。所以当秦忠志说,城中有些奇怪的谣言时,檀邀雨也没因焦躁而昏了头脑。

“什么叫就这点看家的本事?!”姜乾恼了,“你过来!为师我今日就教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

苍梧尊者见她实在焦急,又委派了几位留守在仇池的行者出城去迎。可即便如此,檀邀雨依旧不放心,想方设法地要出城。

姜乾白了邀雨一眼,“你可见你师父的卦走过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