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契仔

护眼
关灯

[    【作者屋外风吹凉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赵蔷白他一眼, 道:“你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唯恐欺负了别人。你也不想想, 要是没有你的歌, 没有你的书,花蝴蝶的命运是什么样的。别说签十三年,就算签一百年她都愿意。”

    他都不好意思去见杨凤梅了,王梓桐居然也得签三七分的经纪约。

    张蓝、王梓桐在一旁咯咯笑个不停。

    司机哈哈笑道:“当然是学乔北严啦!你不要看我现在开的士,以前我也是无线的演员。可是六叔实在是太抠门啦,演员当打工仔用,不发片酬,发月薪。一个月三四千,丢他老母去了房租乜也不剩,几多惨啦!要不然当演员多光鲜,运气好就红了,边个会开的士?的士老板也克扣的好惨啦!”

    赵蔷却没好气道:“以后经纪约的事你少管!我算看出来了,经营方面你一点也不天才。你以为签一次就管十三年?我告诉你,如果今年花蝴蝶爆火,最迟后年,就得换约。就算她再念旧情,后年三七就得变成四六,过两年,就是五五。再过两年, 就得是倒过来四六,她拿六,我们拿四。然后七三,最后是她八我们二。所以,要有余地的。你师姐这边一个道理,不要把私情放在公事上。”

    张青笑道:“多亏了你。”

    虽然起了一个洋人的名字,但马上也是要回归祖国的大好山河,张青很是欣赏了片刻后才去洗漱。

    出租车司机忽然笑道:“当老板点能有这样的好心?好心发不了大财啦!”

    赵蔷笑道:“是吧,所以下次给你买衣服的时候,不要再推三阻四了。人靠衣服马靠鞍,先敬罗衣后敬人。”

    说着,她上前替张青理了理衣领。

    张青自己都不是大手大脚的人,吃穿用都不讲究。

    更何况,年纪也大七八岁。

    王梓桐也道:“何止她的命运,连我也是。”

    就算在港城,月平均工资也远不到这个数。

    张青看向前面,微笑道:“这位大哥,那怎样才能发大财?”

    她还有两个孩子, 还有年迈父母要养。

    洗漱完,和赵蔷、王梓桐、花蝴蝶、张蓝一起去餐厅吃了早饭。

    而每年能冒尖儿的也就那么几个,大多数都是默默无闻。

    等下车后,赵蔷笑道:“看到了么?你信不信要不是从半岛酒店拉的客人,他连一句话都不会说。”

    张青笑道:“穷家富路。再者,马上就要录音了,我的要求可能比较严,到时候难免发火。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对唱片公司了解的越多,越觉得资本的可怕。”

    王梓桐在一旁哈哈笑道:“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还没怎样,就被人吃的死死的……嗯?不对,怕是有怎样

    花蝴蝶还是摇头:“那也多了……”顿了顿有些自嘲道:“就算是工资,也不敢在这都花了。”

    张青笑道:“总还是要避嫌嘛,我和赵姐又不一样,你还没男朋友,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但刚才,他给张蓝和花蝴蝶的那些钱,加起来都超过两万港币了。

    “今天我和赵姐、师姐先去无线拜访王若林,再去《明报》集团见钟曲先生, 算是官方拜访,就先不带花姐和小蓝了。等回头请他们吃饭的时候,再一起见见。花姐今天和小蓝去逛街,这些港币你们拿着,多买点回去要送礼的。”

    ……

    张青笑道:“算是工资了。”

    “你这么大方?”

    中戏毕业的人每年几十上百个,算上全国的艺术学院,这个数字还要扩大十倍不止。

    拉开窗帘,就能俯瞰整个维多利亚湾。

    她虽也算官家子女,可是和齐娟相比,差的太多。

    像她这样刚毕业就能拿到这样的资源,屈指可数。

    一直等下车的时候,这位司机还在哭穷。

    赵蔷也笑道:“安啦,你现在是我们杜鹃的头马,等出了专辑后,钞票毛毛雨啦!”

    张青温声道:“花姐,很快就会好的。”

    翌日一早,张青六点起床。

    张青明悟,笑道:“处处是学问啊,了解了。”

    等出了酒店坐上车往广播道行去时,赵蔷玩笑道。

    张青还是摇头道:“赵姐,就算这样,三七分成是不是也太多了?我一直以为是五五,好歹弄个四六也好看些。”

    一句话差点绝杀了赵蔷,赵蔷抬手往张青肩膀上抽了下,随后自己又绷不住笑道:“不用你说,我有自知之明。”

    吃完饭,张青拿出两沓现金来,递给花蝴蝶和张蓝说道。

    若非穷到了走投无路,她也不会厚着脸皮去找齐平。

    “我……靠!”

    王梓桐也劝道:“这件事听赵总的。公是公私是私,混一起最后两面不讨好。”

    花蝴蝶忙摇头道:“你给小蓝就好, 我怎么能拿你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