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升官了

护眼
关灯

[    【作者沙拉古斯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这是他一直想做的事情,但以前他不能做,苍龙三长老只要仔细追查,第一个就会怀疑到他头上。

    “玉瑶之意如何?”

    徐志穹点头道:“这是第一次来。”

    昭兴帝笑道:“你容得下他?”

    苍龙殿后园, 梁季雄正与徐志穹对饮,添置了几个小菜佐酒。

    徐志穹胃口大开,吃了一盘鹿筋,一盘熊掌,一盘海参,一盘花雀舌, 一碗蟹黄, 喝了一坛子班楼的“琼波”酒。

    怀王道:“罪证坐实,为何还要商议?”

    但昭兴帝不会把憎恶写在脸上,相反还对徐志穹报以期许的笑容:“徐卿,且去龙图阁稍候。”

    太子道:“孩儿知晓。”

    适逢大雨,正殿屋顶破裂,积水颇深。

    “今日若是不给我孩儿一个交代,我绝不离开苍龙殿一步!”

    太子想想道:“就算有功,也是杀了宗室的罪人,还让他回掌灯衙门当个提灯郎吧,功过相抵,不升不降,赏他些银两就是。”

    徐志穹神色平静道:“我若说了,这条性命就没了!”

    徐志穹走到怀王近前:“你儿子勾结蛊门,害了两万性命,我只打了你两拳,算是给你留个记号,以后这笔血债还得慢慢跟你算。”

    徐志穹擦擦嘴道:“客气甚来, 家常便饭挺好,就是油腻了些,若有些素菜更好,谢二当家的款待。”

    徐志穹回身抱拳:“全听圣威长老吩咐。”

    “提灯郎也算是京官,纵使没来过苍龙殿,对苍龙殿也该知晓一二,老朽乃苍龙殿圣威长老,论及辈分,算是当今陛下的曾祖,你叫我二当家的,这合适么?”

    太卜一道炸雷,劈开了苍龙大殿的屋顶。

    当着别人的面,就不好叫二哥了,得给长老留个面子。

    父皇厌恶

    “放肆!”梁季雄一捶桌子, “徐志穹,我没心思与你磨口, 我只问你一句, 你死而复生是否与白虎真神有关?”

    想到此,梁季雄有了定论。

    这一次,太卜得手了,因为苍龙三长老不敢查。

    一个想证明自己没心机,另一个想证明自己很有心机,两人的态度都在昭兴帝的意料之中。

    徐志穹再度抱拳:“叫生分了,生分了, 恕徐某失礼,二哥, 您是个大度的人……”

    梁季雄笑道:“酒菜素朴,你多担待!”

    到了皇宫,梁季雄只告诉昭兴帝一件事:“徐志穹不可惩处,只能褒奖。”

    “你儿子死的时候都是条虫子,你若是眼瞎了看不见,且把你儿子尸首拼一拼,再看的仔细一些!”

    说完,他伸出双手,好像要等镣铐。

    梁季雄看不出丝毫说谎的迹象,心里有了大致推断。

    “徐志穹死而复生之事,你等可知?”

    怀王喝道:“杂种,你还敢罗织构陷!”

    梁玉瑶道:“死人焉能复生?此事委实荒唐!我料定此人定是诈死,请容孩儿查办此事!”

    ……

    “你随我来正殿!”

    “今苍龙殿已查明,徐志穹于朝廷有功,应予以褒奖,玉阳,依你之见,当如何奖赏?”

    梁季雄笑道:“你对苍龙殿好像不大熟悉。”

    梁玉瑶道:“若还让他回掌灯衙门,难说他又会生出什么事端,玉瑶宫里缺一名侍卫,且把他招进宫里当差吧,我日夜监视着他就是。”

    徐志穹退下,昭兴帝没有急着做出决断,他先送走了梁季雄,随即叫人把太子和六公主叫到了秘阁。

    昭兴帝看了徐志穹一眼,一股憎恶涌上心头。

    怀王哀嚎一声,当即倒地,梁功平咬牙道:“这厮太狂妄了!”

    太子坦诚,六公主爱表现。

    徐志穹上前道:“好, 我给你个交代。”

    梁玉瑶心头一紧,看来刚才说错话了。

    梁季雄脚踏水面,水不湿鞋,来到梁功平耳边,低语了两句。

    梁季雄连连摇头,示意梁功平暂且忍耐。

    梁季雄看着徐志穹道:“跟我去皇宫面君。”

    能令人起死回生,纵使不是真神,至少也得有一品修为,白虎之下有蚩尤,蚩尤之下有西方七宿,这都不是凡人能招惹的人物。

    “贤康,要顾及大体!”

    两名侍卫拿上镣铐,正要来锁徐志穹,忽见徐志穹右拳一抬,正中怀王下巴,左拳一挥,再中怀王的面门。

    二当家的……

    梁功平点点头,对怀王道:“贤康,你先回去,容我等和陛下商议之后再作定夺。”

    怀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起身离开了苍龙殿。

    怀王狞笑道:“好,是个有血性的,来人,把他给我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