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护眼
关灯

[    【作者八爷党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养了十八年的儿子,说带走就带走了……”

    说完,闻人砺提着行李箱转身走进棚户区。没走两步觉得有些不对劲,闻人砺一回头,就见狄家夫妇还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步都没动。

    狄家夫妇身躯一震,猛地转过身,就见闻人砺提着行李箱跟在他们身后,神色机警的仿佛牧羊犬在盯着两个徘徊在羊圈外的贼。

    闻人砺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你们是挺对不起狄宝的。”

    狄振邦和苏美慧束手束脚的站在客厅里,呆呆望着卫生间紧闭的门。客厅里空荡荡的,墙上还残留着高利贷泼上去的红色油漆。原本习以为常的环境,此刻看上去却十分刺眼。

    话

    “债务还清之前,我不会让你们打着养父母的名义接近狄宝。还有,你们两个必须戒赌,必须要有一技之长,至少能够养活你们自己。不要总是给别人添麻烦。像今天这样被高利贷堵到家门口催债的事,不许再发生。”闻人砺昂首挺胸,一脸骄傲的说道:“我闻人砺的父母,怎么可以是不事生产的赌鬼无赖。”

    “那又怎么样?谁让他不会投胎,偏偏生在咱们家。活该他命不好,没能从人家董事长夫人的肚子里出生……要不是他老子我心血来潮去马尔代夫度假,他还没机会占那十八年的便宜咧……说我们对不起狄宝,他一个鸠占鹊巢的假少爷就对得起人家……大家半斤八两,他还敢嫌弃我们不成?”狄爸爸梗着脖子,没有底气的小声嘀咕道。

    闻人砺皱了皱眉,眯起眼睛,十分警惕的说道:“磨磨蹭蹭等什么呢?是不是想趁我不注意偷偷逃跑?”

    狄家夫妇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位白孔雀才是他们俩的亲生儿子。

    一行人沉默着回到了狄家。催债的人早就走了。房门也没锁,屋内一片狼藉,就连屋顶的灯罩都被打碎了。

    闻人砺问道:“家里还有钱吗?”

    话没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哼:“想得美!”

    狄家夫妇对视一眼,沉默不语。

    “还好都住在一个城市。如果咱们实在想儿子,可以偷偷——”

    看到狄家夫妇一脸反应不过来的蠢笨模样,闻人砺有些嫌弃的哼了哼:“今天不早了,我们先回家休息。至于赚钱还债的事,就等明天白天再从长计议吧。”

    苏美慧下意识的指了指狄宝的房间。

    狄家夫妇忙不迭的打开衣柜,在里面翻找一通,也没找出一套干净的床单被罩。两人回过头,一脸尴尬的看着闻人砺。

    “不知道他在闻人家住的房间是什么样的……”苏美慧说着说着没了声音。还能什么样,人家以前的爸妈是闻人集团的董事长,住着豪华大别墅,出入都有豪车接送。哪像他们家,被高利贷搜刮的连一件值钱的家具都没有。

    闻人砺走到木床前。正值盛夏,窗户大开,洗得泛白的蓝白格床单上落了薄薄一层灰。闻人砺生性有点小洁癖,忍受不了这样的灰尘。他伸手拽下床单被套,又洗了抹布将窗台和书桌板凳擦干净,从行李箱里拿出自己的枕头:“有干净的床单被罩吗?”

    苏美慧一脸嫌弃的看着狄爸爸:“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闻人砺叹了一口气:“狄宝在这里过的究竟是什么日子。”

    狄振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狄家夫妇闻言一哆嗦,相互对视一眼,认命的跟在闻人砺的身后。

    闻人砺提着行李箱走进去,看到靠窗那张宽不足一米二的单人木床,顿时沉默了。

    狄振邦看着邻居,欲言又止长吁短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一行三人,一个昂首挺胸一马当先,另外两个垂头丧气跟在后面,过分诡异的组合立刻引起了棚户区邻居们的注意。有人凑到狄振邦和苏美慧跟前,小声问道:“这男孩儿是你们家什么人?我看他这几天来了好几趟了,该不会是你们家的亲戚吧?你们家狄宝呢?这么晚了都没回来?”

    闻人砺指挥狄家夫妇将家里收拾干净,然后问道:“我住在哪儿?”

    苏美慧唯唯诺诺的说道:“我们明天就去买床,你看看还需要什么,就跟我们说。”

    找不到干净的被褥,矜贵的小孔雀只能躺在床板上,勉强凑合着睡一宿。好在他离开闻人家的时候记得带睡衣和换洗衣服。狄家虽然被高利贷砸的差不多了,热水器倒还能用。

    狄家夫妇讪讪的笑了笑,满脸心虚。

    狄家夫妇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矜贵漂亮浑身名牌的闻人砺,惴惴不安的说道:“家里环境不好,委屈你了。”

    第九章

    因为闻人砺的坚持,闻人夫妇和龙凤胎兄妹最后只带走了狄宝。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还有趴在车窗上不断向后张望的狄宝,狄爸爸和狄妈妈依依不舍的挥舞着手臂,直到汽车驶出视线再也看不见了,两个人这才一脸惆怅的放下胳膊,相互依偎着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