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护眼
关灯

[    【作者八爷党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第四章

    盛夏午后,烈日炎炎。明媚的阳光顺着敞开的窗户跳进书房里,爬上宽大的红木桌案,又悄悄的溜到闻人砺的肩膀上。

    沉默半晌,闻人砺将这张画像收起来,默不作声的离开家里。

    听到仲文瑛公然质疑鉴定报告的准确性,A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却连半句话都不敢说。他也能够理解仲文瑛此时此刻的心情。闻人砺竟然真的不是闻人家的孩子,拿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他也很震惊。

    “我出去一趟,拜托孟岩帮我找个人。”闻人砺避而不答,转身离开了家门。

    “不光是我们,外公外婆还有祖父祖母也肯定是舍不得你离开的。祖父他多疼你呀!”一想到闻人介对闻人砺的宠爱和厚望,即便是龙凤胎兄妹都忍不住泛酸。

    仲夏月走上前抱住闻人砺:“这十八年的相处不是假的,我们兄妹之间的感情也不是假的。”

    闻人恭的脸色阴晴不定,沉吟半晌,开口说道:“我们再去司法鉴定中心做个检查。”

    比起那个素未相识的三弟,龙凤胎显然更加关心闻人砺的心情。他们生怕闻人砺因为这件事情跟他们生分了,更担心闻人砺会因此离开闻人家。

    仲文瑛已经六神无主了。她紧紧握住闻人砺的手腕,力气大的闻人砺都觉得有些疼。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安抚性的轻轻拍着仲文瑛的后背:“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们的亲生儿子找回来。”

    “如果真像你梦里说的那样,你真正的父母是一对赌鬼无赖,那你就更不能回去了。他们会拖累你的。你还不如留在闻人家,反正我们家也不差你一个。到时候妈妈找回了一个亲生儿子,还多了一个养子,我们一大家人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多好呀?”

    下楼的时候还碰到了闻人砥和仲夏月,兄妹两个看着正准备外出的闻人砺,期期艾艾的说道:“小弟你不要伤心。不管你是谁的孩子,不管真正的三弟能不能找回来,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弟弟。”

    闻人砺眼眸微垂,静静听着大哥二姐的话。在那个梦里,大家一开始也是这样想这样做的。所有人都觉得以闻人家的底蕴,并不在乎多养一个人。闻人砺自己也并不愿意回到那个充斥着赌鬼和高利贷的原生家庭去。所有人都觉得让闻人家养两个孩子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儿。可最终造成的结果却是爸妈的亲生儿子抑郁自杀了。

    闻人砺既然知道这个结果,又怎么可能舔着脸留在闻人家。他不相信自己会是梦中那样恶毒的人,他迫切想要证明自己。也正因为此,即便他依旧贪恋家人带给他的温暖和安定,等找到那位真少爷后,他也不会留下来。

    “怎么可能?砺儿怎么可能不是我们的孩子?”仲文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扭头看向同样呆若木鸡的闻人恭:“是不是搞错了?我们要不要去别的医院再查一下?这怎么可能呢?”

    她精心教养疼爱了十八年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她的亲生骨肉?

    闻人砥和仲夏月同样瞠目结舌,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闻人砺。他们实在没想到,这样神奇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闻人家的身上。回家路上,龙凤胎兄妹一个劲儿的追问闻人砺:“你那个梦里究竟还讲了什么?快给我们说说。”

    想到闻人砺自述的梦中经历,闻人砥也开口安慰道:“梦里的事情还没发生,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我们都相信你绝对不是梦里那样的人。”

    只不过这一次,闻人恭却不打算带着家人一起过去。他委托自己的心腹带着血液样本去司法鉴定中心,并叮嘱对方一定要严格保密。在事情彻底水落石出之前,闻人恭不想对外声张。

    在做亲子鉴定之前,闻人夫妇并没有把闻人砺的梦话放在心上。可是当他们亲眼看到了亲子鉴定的结果,得知闻人砺竟然真的不是他们的孩子,闻人夫妇顿时惊慌了。

    回到家以后,闻人砺耐心安慰了仲文瑛一会儿,劝她喝了安神汤,又送她回房去休息。然后把自己关进书房里,仔仔细细的回忆着梦里那位真少爷的长相。

    闻人砺的半面脸颊融入到金灿灿的日光中,他在桌上铺好纸,从祖父送他的紫檀雕花笔筒里抽出一根铅笔,一点点描绘着梦里那位真少爷的轮廓。他持笔的手很稳,笔下的线条也流畅。片刻功夫便在纸上勾勒出一名栩栩如生的少年。少年面容清秀,轮廓柔和,神色腼腆,未语先笑,看起来脾气很好,性格也很乐观。

    闻人砺小的时候活泼好动,总是静不下心来。祖父为了培养他的耐心,便教他画画下棋打太极。闻人砺因此擅长工笔画,最擅长的就是画人物和建筑。

    闻人砺停笔,定定的看着纸上的少年。脑海中回想到的却是少年在梦中自杀时消瘦苍白的尸体,还有仲文瑛痛不欲生的嚎哭。

    孟岩是闻人砺的发小,比闻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打了个盹的时间,那梦做的也是断断续续的,没有任何逻辑可言。闻人砺印象深刻的片段都已经跟家人坦白了,剩下的也只有真少爷那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