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会去山中别墅的家伙本性都不坏(8)

护眼
关灯

[    【作者四黑猫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在柯学的世界,连环杀人魔是非常少见的,那些罪犯大多数都是为了一点小事就会把人杀掉的偏激分子,他们有几个共通点,其中之一就是他们几乎都是初犯,不过就是初犯也能成功将目标杀死。

    柳修明:“我去南面,阵,你先回房休息吧。”

    “听绫子小姐的意思,这位敦子小姐是非常善良的人,”,柳修明轻声说,他将擦过头发的毛巾放在桌子上,然后披上了自己的外套。

    太田胜:“你们怎么都这么积极,那我不参与的话是不是显得我很不合群,那北面就交给我吧。”

    “那我也来帮忙吧,”,高桥良一说。

    “这样子就没有问题了,”,柳修明说。

    “老姐,真的不用去管知佳子姐姐了吗?”,园子问。

    “可是现在在下大雨啊老姐,我也跟你一起去好了!”,园子说。

    “柳先生,你是和黑泽先生住在一个房间吗?真好啊,两个人的话就更有安全保障了。”

    “啊,我不小心说出来了吗,让你见笑了,的确是这样,敦子很懂得关心别人,”,铃木绫子用手指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哪有像这次的犯人一样,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绷带精,在他们每个人的必经之路上装神弄鬼,结果连人的头发都没伤到一根的。

    “哎,要是敦子还在的话,她一定也会非常担心知佳子吧,”,铃木绫子忧伤地说。

    “当然,”,角谷弘树接过一个拖箱,笑着说,“真轻啊,看来我又选中了正确的那个。”

    “呜”,园子脸上微微泛红,她有点被柳修明的美色说动了。

    “高桥先生,需要帮助吗,”,柳修明问。

    “不用管她,等雨小了她自己就会回来的,”,角谷弘树说,“你们忘了吗,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大家一起出去野餐,她也是像这样一个人跑了出去,那天也是下了大雨,大家都很担心地出去找她,把衣服全都弄湿了,结果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自己一个人在山洞里面睡得正香甜呢。”

    “今天就结束了?”,角谷弘树有些不敢相信,他以为回到别墅之后柳修明还会让他们继续工作呢。

    “我不太放心,要不我出去找找她吧,”,铃木绫子说。

    “小兰小姐被人袭击了?那知佳子她会不会”,铃木绫子紧张起来。

    那家伙绝对可以被钉在犯罪界的耻辱柱上了。

    “那我就去东面好了,”,高桥良一说。

    “柳先生说得对,看小兰小姐的样子就知道,那个脸上缠着绷带的家伙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吧哈哈哈,”,角谷弘树笑起来。

    高桥良一提上两个很重的拖箱:“我要上楼了,角谷,能不能来搭把手?”

    “但是我们不会,那女人跑出去之前我就警告过她,别走的太远,小兰小姐他们可是在森林里被奇怪的人袭击了,可是那个女人根本不听,”,太田胜从二楼走下来,“给我一杯咖啡,谢谢。”

    角谷弘树、高桥良一、太田胜、柳修明将别墅各楼层的窗户关紧上锁。

    “今天走了这么多山路,阵已经很累了,”,柳修明说。

    角谷弘树开始找话说。

    角谷弘树:“好,我去处理西边的门窗,其他地方就交给你们了。”

    “上楼休息吧,绫子小姐,”,柳修明对铃木绫子说,“那家伙没什么可怕的,只要把门窗都锁紧,他就进不来了。”

    “没事,只是个白痴罪犯而已,能被那种人杀掉的家伙肯定也是白痴吧,”,柳修明耸耸肩,轻松地说。

    铃木绫子听了也回忆起大学时代的趣事来,发出一串笑声,不过她很快又记起那次野餐的时候提醒大家需要带伞的敦子。

    “只能这样了,”,铃木绫子点点头。

    “哦,里面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柳修明半开玩笑似的说。

    继续留在那里只会平白受气而已。

    “是的,可以睡个好觉了,”,角谷弘树伸了个懒腰。

    琴酒提着手提箱拿着手杖毫不犹豫地离开有柳修明在的场合。

    “辛苦你们了,”,铃木绫子笑着说。

    “对啊,她现在一定和当时一样,躲在什么地方呼呼大睡吧,”,高桥良一笑着说。

    “园子小姐,照角谷先生的说法,知佳子小姐不打一声招呼就跑到没人的地方躲起来睡觉是有先例的,而如果她遇害了,我们现在去找她也没什么用,”,柳修明笑着说。

    “说得对,咱们现在就去把窗户都锁好吧,”,角谷弘树对大家说。

    高桥良一:“不是啦,就是木板支架之类的,我一个人也拿得动。”



    “不,不用了,怎么能让柳先生做这种事,”,高桥良一将手中的拖箱往身后挪了挪。

    柳修明点点头,和高桥良一、角谷弘树一起走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