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琴酒的家伙本性都不坏(4)

护眼
关灯

[    【作者四黑猫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赤井秀一思考着,当初詹姆斯说过柳修明在差点被养女割断脖子后还能站出来为她辩护,声称自己的养女是“漂亮可爱的小家伙”,绝对不会成为危险治安的存在。

    “你不要招惹他,”,柳修明在锅里的培根和鸡蛋吸发出滋滋声的时候扭过头来,瞥了赤井秀一一眼。

    “是嘛,那可真是太好了,”,赤井秀一很高兴地说。

    毕竟人都有一定的劣根性,对他人的隐私总是抱着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更别说屋里的其他两人都是身上沾染污渍之人,肯定能设身处地地理解他的行为。赤井秀一心想。

    “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柳修明直勾勾看了过去,“那你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去填东京湾吧。”

    说完他对琴酒投以紧张的目光,就像是羔羊翘首等待主人的垂怜。

    赤井秀一点点头,有点懊恼地说:“我已经在路边的早餐摊上解决了,早知道老师您会亲自做早餐的话我应该空着肚子过来,我真的很想念老师的手艺啊,结果完全错过了品尝老师做的食物的机会,真是遗憾。”

    可若是柳修明真的将他“最宠爱”的养子发展为他的情人,那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其收养孤儿的终极目标是想要挑选并培养出合适的“妻子”,而他的其他养子们之所以逃过一劫是因为在这场大型选妃活动中落选。

    “大哥,”,赤井秀一从善如流。

    “...老大?”,赤井秀一不知道琴酒为什么会对一个称呼这么执着,要是前辈、大哥、老大都不能讨他的欢心的话,难道要叫大姐头吗?

    “哦,以后这种机会会很多,”,柳修明笑了笑。

    在前辈面前刷脸,以求能留的一个好印象,是很多不了解组织内情的新人会做的事。

    所幸琴酒接受了这个说法。

    赤井秀一思考期间柳修明煎好了鸡蛋和培根,并用面包和沙拉把它们包裹起来,咖啡机也传出了滴滴声,柳修明把咖啡倒进杯子里,加入两块方糖。

    “是,”,柳修明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也就是那句话让詹姆斯一度怀疑柳修明有恋/童/癖,他收养孤儿的行为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可是FBI搜集到的资料又表明柳修明是清白的。

    琴酒冷哼一声,这个新人非常识相地和他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也没有像老鼠似的旁敲侧击打探他的个人情报。

    “再换,”,琴酒不是很喜欢这个他横竖看不顺眼的人用和伏特加一样的称呼叫他。

    “嗯。”

    “老师,还有其他人和您住在一起吗?”

    “换个称呼,”,琴酒皱着眉说。

    这么想的话,柳修明一直是单身这点就显得格外可疑了。

    “前辈你好,我是诸星大,是今天新加入组织的成员,以后就要在您手下办事了。”

    “嗯,除了琴之外还有伏特加,他现在应该还没睡醒,”,柳修明一边回答一边拿出淡奶和方糖放到琴酒面前,然后摸了摸他的头冲他微笑

    “老师,您这么和我开玩笑我会很害怕,”,赤井秀一在柳修明扭过头去煎鸡蛋和培根的时候笑着坐到琴酒身边,皮质沙发因为他过于夸张的动作有了一个大幅度的抖动。

    柳修明对赤井秀一说:“你来之前应该已经吃过了,所以我没有准备你那份早餐。”

    不管这个情报属实与否,当着琴酒的面问这个问题都会让他感到不快,不过这也是可以试探两人关系的极佳切入点。

    “因为他是老师最宠爱的孩子?”,赤井秀一试探着问,因为怕在场的两人起疑,他没有刻意突出“最”这个字,就只是用了和询问【今天天气如何】类似的语调。

    被一个电影明星叫前辈,让他产生一种昨天的噩梦将要成真的错觉。

    虽然知道这一猜想可能并不正确,赤井秀一还是忍不住偷偷打量琴酒——除了发色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长的可以用俊美一词形容,但是怎么看都不是脾气很好的类型,所以柳修明其实更喜欢这种带刺的玫瑰?

    不过是宠爱到可以把关系变为养父子之上的程度吗?

    赤井秀一注意到柳修明做了三个三明治还有两杯咖啡,但是放在托盘上端过来的只有两个三明治和两杯咖啡。

    只是琴酒觉得他现在的模样比在电视剧里对人颐指气使的模样更让人讨厌,因为在他看来这个诸星大的表情是说不出的虚伪造作。

    赤井秀一就和一个真正的大学毕业生那样表现出自己的好奇和激动,向着于他而言非常陌生的黑暗组织的成员自然熟地做出自我介绍。

    不过诸星大是得到他的上级信赖的人。

    赤井秀一对琴酒更好奇了,因为弟弟的关系,他和柳修明在过去有过几次接触,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足以让他知晓柳修明此人喜欢咬文嚼字到了几乎病态的地步,那么他说的“最宠爱”就是货真价实的最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