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琴酒的家伙本性都不坏(3)

护眼
关灯

[    【作者四黑猫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琴酒内心挣扎了十五秒,最终决定对BOSS的女儿以及BOSS的好友都网开一面,然后又花了三秒思考了一番。

    但是现在,他头颈部的要害都被握在一个对他有着非分之想的男人手中,他身上仅有一把十厘米长的匕首还绑在小腿上不弯腰就无法够到的地方,而他竟在这种极端情况下感到了困意。

    ——既然放过了BOSS的女儿,那BOSS的至交好友呢?

    可柳修明只是将双手手指附到他的面部,无比自然地轻轻按揉,从太阳穴附近慢慢转到后颈和发际交界处,再沿上转回头顶。

    柳修明叹了口气,将手举到面前竖起两根食指。

    “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怎么做呢?”,柳修明看着琴酒露出了难得的严肃的表情。

    琴酒现在可以确定柳修明真的非常苦恼,毕竟他把这次叫他叫的是“阵”,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这就意味着他将自己看做是一个可以谈心的人,而不是玩物或者附属品。

    可是朝BOSS的女儿开枪的行为会不会被BOSS当做是背叛组织的行为?

    犯下这种错误是要浸水牢的。

    不过要自己给出建议?琴酒在心里露出了嘲讽的笑,他的建议就是一枪毙了,既然道不同不相为谋,那就长痛不如短痛,这是他在十岁以前习得的道理,只是看老东西对那个养子的关心程度,显然是舍不得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他真真实实把自己仅存的那么一点良善之心分给了自己的养子们。

    柳修明的意思无非是在给养子制造绊子让他在短时间内无法达成目的和金蝉脱壳之间二选一,都是自欺欺人的把戏,可以瞒得过一时却瞒不了一世。既然选择了截然相反的道路,那么两人的世界总有一天会相互碰撞,这是红与黑皆竭尽全力的扩张会带来的必然。

    柳修明却因琴酒逐渐变得越发迷离的眼神而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并在琴酒睡着之后给他盖上了自己的黑大衣。

    和之前提到那个“布丁”时不同,他这次没有流露出太过情绪化的感情,好像只是在转述别人的故事。

    “自他十八岁成年以后,我几乎一年都不会见他一次,可我始终为他感到自豪,他走在为世人所认可的名为‘正确’的道路上,和我这种人恰巧相反,只是他选择的那条路上满是荆棘,而靠近路的尽头的地方是我——我现在还可以靠着杂草和野花勉强遮蔽自己,但他勇敢又坚韧,总有一天会拿着柴刀来到我的面前,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我该怎么办,阵?”

    谜语人滚出哥谭!

    “是的,我想了很多,最终确定下来的方案却只有两个,而且我清楚地知道它们算不上上策,老实说,说它们是下策都有些抬举它们了。”

    “是我想得太天真了,我早知道什么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却始终踌躇着,觉得事情也许还会有什么转机——我说完了,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其实我对治疗失眠挺有一套的。”

    “我有一个养子,”,柳修明缓缓地说。

    琴酒平复了一下躁动的心境,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类神秘主义者说的拐弯抹角的话,要是波本或者贝尔摩德敢这么和他说话,他会请他们吃枪子——不过贝尔摩德好像是BOSS的女儿来着?

    琴酒感觉自己又有点困了,事情不该变成这样,依照惯例,在休息一段时间后他必然会像新生儿那样褪去所有疲惫,哪怕是在仅仅休息一刻钟的情况下。

    他的动作熟稔,好像在此之前就有反复练习直到能够完美施展,因为距离贴的很近,琴酒逐渐闻到了他身上发散出的植物皂粉的味道。

    ...还是算了吧。

    琴酒:......

    “您应该有自己的打算吧?”,琴酒问。

    柳修明看了看桌上的手稿和《福尔摩斯探案集》,这些纸制品会制造不必要的噪音,于是他终于开始欣赏起一直被他忽略的黑白默片。

    不,就算是BOSS的女儿他也会毫不犹豫地...

    

    现在电视上放的是《淘金记》,这部电影他看过至少八遍,在查理在小木屋里乱转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将要把自己的皮靴煮了吃了。

    “二,让人披上我的外衣穿上我的靴子,在终点前静静等待他的到来以及他挥舞的利刃,”,柳修明动了动左手食指。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熬到天亮呢?

    开什么玩笑。

    “一,收走他手中的柴刀,在他前进的路上种上更多的大型蕨类植物让他前进的脚步变得迟缓,让他的目的地变得可望而不可即,”,柳修明动了动右手食指。

    柳修明似乎是完全忘记了他刚刚说的等价交换,转过身来和琴酒面对面,琴酒心中因为柳修明的突然逼近而警铃大作。

    “很难选择啊,果然,”,柳修明把琴酒的沉默也当做是首鼠两端的表现,毕竟他自己思考这个问题思考到失眠也没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