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小侦探的家伙本性都不坏

护眼
关灯

[    【作者四黑猫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工藤新一瞳孔骤缩,背靠在墙壁上轻轻喘气,他非常努力地控制自己的呼吸,但还是因紧张害怕而发出了与平常呼吸频率不同的声音。

    可是柳修明,你对得起这份信赖吗?

    “没有什么东西啊?会不会是野猫?”,伏特加顺着柳修明的视线看了过去。

    “要不是你一开始搞得小把戏,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注意到我们,”,琴酒啧了一声,他将对柳修明的cosplay计划的不满埋在心里,虽然他接受了柳修明对基安蒂的那番解释并且有好好配合这个讨厌的上司演戏,但这不代表他觉得这个计划很高明。

    侦探的天性就是要追寻真相,就和福尔摩斯那样。

    和目暮警官他们分开之后小兰还没有走出有人在她面前死亡的那种悲伤和绝望,这个温柔的女孩靠着他的肩膀擦拭着眼泪,而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告诉她案发现场一般都是很血腥的,只要习惯了就好。

    看到几人开始分头行动的工藤新一脱力地跌倒在地。

    工藤新一握紧了拳,现在可以确定了,这些家伙就是有问题。

    “柳先生...”,伏特加忍不住感慨,柳先生好关心我哦。

    柳修明无奈地想,大概是猪脚光环蒙蔽了所有人的双眼,除此之外他想不通为什么连琴酒都对工藤新一视而不见。

    所以说真就没人看到工藤新一呗。

    “好的,我会豁出性命保管好它的,”,伏特加点点头,谨慎地把纸袋揣进怀里。

    柳修明嘴角抽了抽,不不不,光看那个绿色的兜帽就知道是工藤新一那家伙在偷偷跟踪我们吧?他虽然躲到巷子后面去了,但是翘起的头发完全暴/露他的位置了吧?

    “伏特加,拿着这个,”,柳修明随手将一个纸包抛给伏特加,伏特加手忙脚乱地接住了。

    想到小兰,工藤新一忍不住勾起嘴角,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小兰知道柳修明是DEA搜查官后轻声说了句“太好了”,其他人可能没有察觉,但是一直在兰身边的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那是对自己所信赖的人洗脱所有嫌疑之后如释重负的感慨,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交付善意的标识,面对这样的女孩,谁还忍心把心中的疑虑再诉说于她,让她再度陷入自我怀疑的深渊呢?

    怎么办?怎么办?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可恶啊,这种情况还有什么办法啊!

    和兰走到烟火照耀的摩天轮下,居然看到了几人在鬼鬼祟祟交谈,侦探的直觉告诉他他们在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所以他顾不上和青梅竹马的约会,一个人悄悄跟了上来,哪想到刚追上他们,就看到柳修明带着阴险的笑将一个鼓囊囊的纸袋交给他的司机。

    可恶啊,被发现了吗?

    ——————

    “拿去,你们公司走私枪械的证据,我们只收了一亿元诶,要不是为了你们公司的地,怎么会让你们捡到这样的便宜,”,伏特加冲着公司社长吼道,他的长相相当有压迫力,胆小的公司社长本来还叫嚣着“走私枪械跟你们组

    就这样还说是野猫,究竟是你瞎还是工藤新一猪脚光环太强?

    “这是那个公司走私枪械的底片,价值一亿元,要好好保管哦~”,柳修明笑着说。

    “那倒是没有必要,”,柳修明瞥了伏特加一眼,忠诚值得赞许,但只是敲诈一个公司社长而已,也不用豁出性命吧。

    或者说,他完全同意基安蒂一开始的观点——蠢透了,简直是一场闹剧,哪怕后来柳修明成功地自圆其说,也无法改变他将他们送到了聚光灯下的事实,还有就算洗清杀人嫌疑离开案发现场,依然有不知死活地记者拿着摄像机对准他们,柳修明竟然还扭头冲着镜头点头微笑,是想上明天的头条吗?

    然后就被兰说冷血了啊。

    偶像的力量给了工藤新一勇气,他咬着牙缓缓站了起来,不能打草惊蛇,先悄悄跟踪那个看上去就不太聪明的,拿到他们犯罪的证据,才能成功把他们送到监狱里去。

    “那就当是cos爱好者在偷看我们好了,”,柳修明说,“伏特加,你先去交易地点,我和琴给你把风,科恩你去找基安蒂。”

    可是完全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就算报警说柳修明在和可疑人物进行交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警方也没有办法逮捕他。

    “虽然和任务无关,但是还是问一句,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人在偷偷看我们?”,柳修明向一个阴暗的拐角投以意味深长的一瞥。

    要不是他和BOSS的关系非同一般——杀是肯定不能杀,毕竟也算有代号的成员,但是私底下套个麻袋打上几枪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柳修明为什么明明看到了自己却没有追查下去,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已经安全了。

    本想在打探到有用的情报后偷偷报警,没想到柳修明那家伙居然这么敏锐,居然发现他了!

    躲过一劫。